te
覽潮網> 原創> 2020年全球最具創新力公司TOP50,唯一上榜中國企業為何是瑞幸咖啡?

2020年全球最具創新力公司TOP50,唯一上榜中國企業為何是瑞幸咖啡?

覽潮網 3月18日訊(記者  吳曉芳)近日,2020年全球最具創新力公司50強榜單公布。

最讓人意外的是,一直充滿爭議的瑞幸咖啡成為此次50強榜單中唯一入選的中國企業,再次刷新唱衰者的三觀。

不僅如此,其在榜單上排名第17,而一向以創新著稱的蘋果公司卻排名第39。

就在不久前的1月31日,瑞幸咖啡還慘遭做空,時隔僅一個月有余,卻代表中國企業榮登今年全球最具創新企業TOP50。

如此首尾兩級的評價,倒也符合瑞幸咖啡自誕生以來的市場兩極態度。

那么,此次,瑞幸咖啡是憑什么被“封神”,它有何過人之處?

1

瑞幸咖啡上榜全球最具創新企業50強

據外媒報道,美國商業雜志《Fast Company(快公司)》于近日發布了2020年全球最具創新力的50家公司。其中,“閱后即焚” 照片分享應用Snapchat母公司Snap位列第一,微軟和特斯拉緊隨其后,分別排名第二和第三。

讓人意外的是,瑞幸咖啡榜上有名。不僅如此,它在榜單上排名第17,還是唯一入選的中國企業。而赫赫有名的蘋果公司在該榜單上的排名為第39。

更讓唱衰者刷新三觀的是:瑞幸咖啡在該榜單的中國子榜單排名第一。中國子榜單顯示,中國最具創新力的前十大公司,除了瑞幸咖啡,還有美團點評、阿里巴巴、快手、拼多多、嗶哩嗶哩、百勝中國、蘇寧、深蘭科技、北京故宮博物院。

從公司的發展來看,入選的企業近些年的表現都可圈可點。

其中,大家熟悉的阿里巴巴、拼多多、蘇寧。

在香港上市的美團點評市值不斷創新高。今年1月17日,美團點評市值最高近7000億港元,成功超越百度,成為互聯網企業的“小巨頭”。

而北京故宮博物院近年的“互聯網+”元素讓人耳目一新。由互聯網帶來的文創商業也十分火爆。2019年2月,故宮首曬“賬本”,稱文創收入達15億,超1500家A股公司。

公布2020年全球最具創新力公司TOP50的《FastCompany》雜志,于1995年由《哈佛商業評論》的AlanWebber和BillTaylor共同創建。

和傳統商業雜志相比,《FastCompany》更關注創新及那些足以改變世界的商業想法,在過去的數十年間,其一直專注于創新企業、新科技、前沿設計的挖掘和報道。

如今的《FastCompany》已經是全球最知名的商業媒體品牌,其評選的全球最具創新力公司排行榜也成為主流的權威榜單之一,受到業內的廣泛認可。

對于爭議巨大的瑞幸咖啡的“封神”,不少網友大呼“瑞幸真是故事大王”。

2

充滿爭議的瑞幸咖啡

提到瑞幸咖啡,外界很少能夠形成一致的意見。

實際上,它自誕生以來,就充滿爭議:一種觀點認為,瑞幸咖啡是咖啡新零售甚至互聯網打法下的連鎖咖啡創新代表,資本趨之若鶩;而另一種觀點則認為,瘋狂燒錢補貼,年年虧損,不過是其實控人陸正耀及神州系股東炮制出來的一個富含資本味道的咖啡泡沫,空有創新“噱頭”,名不副實。

今年1月31日,一份匿名的長達89頁的做空報道,將瑞幸咖啡推向自創立兩年多來最嚴重的一次信任危機。

該報告稱,瑞幸在門店銷量、商品售價方面涉嫌造假,公司的高增長及單店層面盈利均系人為的虛增。在無法提高產品單價、又面臨訂單產品數量下滑的情況下,瑞幸商業模式走向盈利,幾乎成為一種不可能。

匿名報告團隊人員通過對瑞幸咖啡線下門店的密集走訪與蹲點式實時視頻錄像,獲得了大量瑞幸線下門店客流、訂單小票等一手資料。通過對客流與小票信息的分析,作者發現在其所追蹤的981家瑞幸店面中,每家店面的日均銷售商品為263件,遠遠低于瑞幸三季報中所披露的444件,相當于瑞幸將單店每天銷售商品的數量夸大了69%。

受此消息影響,公司股價在消息披露當日一度大跌26.5%。

在此之前,瑞幸咖啡的2019年三季報,似乎讓投資者眼前一亮。盡管公司三季度的虧損金額5.32億元(約7440萬美元)相較去年同期4.85億元的虧損金額繼續擴大,但數據其門店層面實現了盈利1.86億元,利潤率12.5%。其季報顯示,單店收入的增高與產品均價的提高帶動了公司店面經營效率的提高。

借助這一利好,瑞幸咖啡股價從11月12日19美元附近啟動,最高漲至51.38美元(2020年1月17日),兩個月之內,公司股價漲幅高達166%。

然而,89頁的做空報道徹底推倒瑞幸三季報的盈利數據,并提出了針鋒相對的觀點:瑞幸仍在虧損,并將在長時間繼續虧損下去。

實際上,瑞幸咖啡的巨額虧損數據以及采用大規模補貼獲客的模式,一直以來都受到市場質疑。

在多數人的認知中,瑞幸的商業模式無非是一種單純的“燒錢”模型,補貼、引流、變現、留存,跟大多數互聯網企業套路一樣,用補貼的誘惑吸引年輕人購買,用互聯網的營銷方式塑造品牌認知。

盡管如此,資本仍趨之若鶩。

瑞幸咖啡創辦于2017年6月,第一家門店在2017年10月正式開張,風投機構開始進入則是在2018年6月。

A輪首次公開融資就是2億美元,大鉦資本、愉悅資本、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君聯資本進場,將A輪估值抬到10億美元。

A輪融資5個月后,瑞幸咖啡啟動B輪融資,同樣是2億美元,估值則翻了一番到22億美元。A輪資方除了君聯資本之外全部跟投,中金公司在這輪進入。

2019年4月,美國規模最大的上市投資管理集團貝萊德(BlackRock)入局,為瑞幸咖啡帶來1.5億美元融資,將這個由資本滾起來的雪球,送到了納斯達克的門口。

毫無疑問,資本的力量極大縮短了互聯網企業成為獨角獸和IPO的時間,但即便在有拼多多式崛起的先例之下,瑞幸咖啡依然是一個創造記錄的“非典型”樣本。

與上述悲觀觀點不同,資本對瑞幸咖啡的前景還是相當樂觀。

他們認為,用戶補貼是短期占領市場的既定戰略,瑞幸咖啡短期內的虧損或許并不會持續很久。并且,隨著新零售的不斷深入發展,用戶獲得成本也持續增加。據中國食品行業分析師朱丹蓬透露,目前新零售用戶的獲得成本,高達300元/人,而在他的測算中,瑞幸咖啡的獲得成本不足80元/人,已經是不錯的成績。

3

瑞幸的創新在哪里?

在質疑與樂觀交織的輿論環境中,瑞幸咖啡如今已經成為我國最大的咖啡連鎖品牌。

1月8日,瑞幸咖啡對外宣布其直營門店數已達4507家,現成為我國最大的咖啡連鎖品牌,累計交易客戶數已超過4000萬。

盡管如此,面對眾多優秀的公司,瑞幸又為何成為中國唯一入選全球最具創新力50強的企業?它的創新到底在哪里?

《Fast Company》的理由是:瑞幸在短短的兩年半里就成長為了中國最大的咖啡連鎖品牌之一,取得了星巴克耗時超過20年才取得的成就。這背后正是數據的價值,數據從門店選址到銷售預測都貫穿其中……

說到數據,瑞幸裂變獲客數據的方法的確新穎。

瑞幸采用APP、小程序并存機制,推出新用戶下載注冊免費試喝活動,側重點還是在APP上。瑞幸通過APP分享補貼,以社交裂變的方式收集到大量的客戶數據。

這種獲客成本可溯源,免費送咖啡的優惠活動,所產生的成本遠遠低于傳統的廣告模式。

而瑞幸官微與公眾號圍繞著這些裂變和“送福利”,比起如今的互聯網企業,獲客成本已經變得很低價,并且這種資源還可以重復利用,轉化到APP還能夠對數據進行整合分析,不斷和用戶高頻互動,通過社交關系,推進著用戶流量的提升。

此外,今年年初,瑞幸咖啡還發布了智能無人零售戰略,推出無人咖啡機“瑞即購”和無人售賣機“瑞劃算”。

業內人士認為,瑞幸咖啡無人零售省去了高昂的人員和裝修費用,并大幅減少了租金,擁有比小店模式更優的成本結構,這些優勢使得瑞幸咖啡在保證產品品質的前提下,大幅降低了交易成本,更進一步貼近客戶。無人零售戰略將幫助瑞幸咖啡加快擴大客戶規模,提高客戶消費頻次。

另外,從企查查獲取的信息顯示,瑞幸咖啡已經變更了經營范圍信息。新增了零售藥品、電子產品租賃,設計、制作、代理、發布廣告以及銷售日用品、醫療器械I類、II類、衛生用品、化妝品、電子產品、文化用品、食用農產品、通訊設備等品項。

可能瑞幸不僅僅是咖啡商,將來或許會是醫療商、電子商、通訊商,當瑞幸大法成功施展之后,所有能用的商業形式,或都將隨風起舞。

資本看中的或許就是這些。

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請關注公眾號“曉說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熱門

甘肃十一选五规律 怎么开股票账户 北京11选5走势图top10 河南481万能组合 app彩票软件 陕西11选五一定有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 百度 澳洲赛车开奖官方记录 浙体彩20选5开奖结果 福彩3d过滤器下载 福建11选5官网